疯子的笔录

That's all. Far away, someone sings. Far away.

乔瑟夫在杜王町·第四章

5、意大利餐馆的幸福套餐

 

 

  杜王町小镇的背后有一片墓园,那里埋葬着小镇上许多死去的人(包括虹村亿泰的哥哥)。墓园远离着杜王町繁闹的商业街,鲜有爱热闹的人到此地。在墓园前,紧靠着路边的是一家刚开的意大利餐厅,屋顶上竖起的一座烟囱,袅袅地冒着烟。餐主在常有人经过的一条路上支起了一张广告。

  

  仗助和亿泰夹着书包,边走边说。后面快速而从容地走来一个人,他神色糟糕,应该是个刚病愈的人。他走在路上,脚步声有节奏的响起。由于这条街没几个人,仗助回头,那个人是岸边露伴。仗助明晃晃地看着他:“噢?你还没有吃到苦头吗?话说你刚痊愈吧,要复仇的话,我可不怕你哦。”

  

  露伴“嘁”了一声:“我不想因为那件事情再和你吵闹。我问你,你和乔瑟夫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

  仗助摸不到头脑:“‘关系’?我们……什么关系?你说些什么,我和他很不熟的……”

  

  亿泰瞪着他:“喂喂喂,你是不是来找茬的。”

  

  露伴:“东方仗助……连你也不知道……算了,当我什么都没说。”这个漫画家迅速调过了头,朝着反方向离开了。

  

  仗助把手提包挂在肩后,他对亿泰说:“别管他了啦,那家伙跑来就是为了问这种事情……还一副硬邦邦的态度,漫画家果然都是些难相处的怪人。要是康一再受他的骚扰,我可饶不了他。”

  

  亿泰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:“我可也是!我们走吧……哦!”亿泰指着路边上的那个牌子,牌子上写着:意大利料理,下面一行用意大利语重复一遍。一支箭头指向左拐弯处:由此左转100公尺处。仗助和亿泰纷纷举头望向箭头所指的方向。

  

  仗助到处望望:“哪有啊?”亿泰回头看看看板:“这块看板说的是左转100公尺处就到了。”

  

  仗助惊讶道:“这前面……在这前面不是墓园吗?在离商店街这么远的地方开店真的会有顾客上门吗?”

 

  亿泰把一只手指放进嘴里思考道:“仗助。你不觉得那种只有内行人才知道的广告手法,更让人感到兴趣吗?”他做了一个刀和叉的手势,“啊!我受不了了!口水都快流出来了!”仗助明白了亿泰的意思,但仗助并不感觉到饿,亿泰又在羡慕仗助的母亲多么好,每天都做好好吃的饭菜。

 

  “好啦好啦,陪你去吃就是了,你带钱了吗?”仗助说,亿泰兴奋地指着箭头的方向,一边用大拇指指着自己:“我家什么都没有,就是吃饭的钱最多!咱们说走就走!”

 

  “仗助。”两个高大的人并肩走了过来,还没走近,其中一个以沉稳的声音喊了一声。他是空条承太郎,一如既往地戴着带海豚别针和太阳的帽子,穿着拉风的白色大衣。身边的人是乔瑟夫·乔斯达,他又换了一套英伦式的衣服。

  

  “唷,是承太郎,你们看这个,附近开了一家意大利的餐厅耶。你们要去吃吃看吗?我现在要陪亿泰去那里。”仗助和亿泰回头并停下了脚步,仗助伸手指着那个方向,“‘左转一百公尺处’”

  

  乔瑟夫的手按住承太郎的肩,对仗助说:“我们正好过去。我没想到这样小小的杜王町有一个意大利餐厅。承太郎这家伙闲的无事,所以就把他叫出来了。”

  

  承太郎否认般地沉吟了一下:“……我没你说的那么闲,倒是你自己闲得很嘛。而且只是意大利餐厅,你应该去过很多次了。”

  

  乔瑟夫裂开嘴笑道:“你这么说也不错……来日本前,我还在意大利的罗马。”

  

  亿泰戳了戳仗助,在仗助的耳畔边小声说道:“都出过国!这两个人都好有钱的样子,你看承太郎和乔斯达的衣服,全都是名牌。估计我们把财产花完都买不到这么贵的……话说仗助你要继承一大笔遗产……我真是好羡慕……”

 

仗助偏着脑袋听完后对亿泰说,“……虽然我很缺零花钱,但我确实对遗产没什么想法,反而希望这个东西不要来打扰我。继承了一个我不认识的人的东西,就像被黏住了什么,感觉真是糟透了。”

 

承太郎从一旁越了仗助,回头对他们说:“你们的悄悄话,说完了,就一起过来。”

 

  “诶嘿,过来了啦!”仗助嘿一声,立刻和亿泰跟上了承太郎和乔瑟夫。乔瑟夫总觉得仗助十分很听承太郎的话。

 

  餐厅门口有一张支起来的价格牌,边缘嵌着华美的线条。很奇怪的是,上面写着:本日料理,依顾客而定,附咖啡,甜点,3500日元起。仗助将脸凑近价格牌,琢磨了一下那奇怪的内容,抬头发现承太郎和乔瑟夫已经走了进去。

 

  尽管在意大利人的血液中,一直流淌着凯撒大帝与斯巴达克斯的豪放与激情,但如今的意大利人性格中拥有了更多的浪漫与抒情。在乔瑟夫推开门时,他再一次感受到了这点。在优美寂静的环境里,在两张圆桌上摆着才摘下不久的鲜花,优雅的高脚杯静静地站着。餐厅里有一只火炉,还有两把相互靠着的沙发,可供情侣窃窃私语。墙上挂着唯美的艺术图画,恰当地体现了餐厅的品味。

 

  餐厅内一共只有两张桌子,乔瑟夫和承太郎坐在一起而仗助和亿泰坐在一起。乔瑟夫侧着身子坐着,一只手撑在桌卖上,支着自己的歪脑袋。店主带着微笑走了出来,那种微笑的弧度如烘烤甜面包的温度,十分令人满意。乔瑟夫发现他是真意大利人,他嘀咕道:“不会又是一个肉麻的家伙吧……”

 

  亿泰激动地对店主说道:“哇!虽然没出过国,但能吃到真正的意大利料理,真是爽呆了!”

  

  乔瑟夫撇过头看着仗助,他用手敲了敲杯子而发出清脆的响声,把仗助的视线吸引了过来:“上次我很想请你吃顿饭,不过因为别的事情被你拒绝了。”他对店主挥了挥手,“看这里,意大利人,这顿餐由我付钱。”

 

  店主将手放在胸前:“我明白了。我的名字是托尼欧·杜拉沙迪。欢迎光临哦。”

  

  仗助愣了一下:“上次?”仗助好像不太记得了。但亿泰记得,亿泰对仗助说:“就是那次那次……”仗助恍然大悟,他对乔瑟夫说,“感谢你的好意啦,但我现在并不饿。”

  

  乔瑟夫把手撑住了一半的脸,突然沉默了一阵。承太郎把手放在他的肩上,传来的温度好像是一种鼓励又好像是一种半玩笑似的遗憾,然后他又放了下去,他对店主说:“我想先看看菜单。

  

  店主回头对承太郎说:“菜单?您是指MENU?不好意思,我们这里不提供菜单,上什么菜都是由客人而定。”

 

  亿泰把手指伸了出来,指着自己,喊道:“‘由客人而定’?那就快点把菜单拿出来啊。我就想吃自己想要的啊。”

 

“不对不对,”托尼欧笑道,“是我看过客人的健康状态后才决定让客人吃什么。首先,是看手掌啦。”

 

亿泰:“你在玩我吧!”

  

  乔瑟夫说:“我去过很多意大利餐厅,这样的服务我还是头一次遇见。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?”后一句话是对承太郎说的。“我倒想见识一下。”

 

  闻言,托尼欧对乔瑟夫微笑道:“请把您的手伸出来,让我看看好吗。”

  

  “‘请把您的手伸出来,让我看看好吗’”乔瑟夫装模作样又惟妙惟肖地模仿托尼欧的音调,“一开始就很肉麻耶。仗助~~~要不要我们换一家。”

 

  仗助惊讶地看着乔瑟夫。亿泰凑上去对仗助悄声说道:“虽然我很笨,但我也看得出那个乔瑟夫在你对献殷勤,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,但我可不想换一家耶。快点拒绝掉啦,反正你也不饿嘛。”

 

  仗助对乔瑟夫说:“你这么热情害得我真不知道怎么办啦。但是抱歉,你还是和承太郎换一家好了。我就认定这里了。”

 

  承太郎回答说:“不,我和乔瑟夫也不打算离开。”因此,他并没有因为仗助的说法而起身,转而对托尼欧说道:“麻烦你了,你看看我的手。”

 

  托尼欧走向承太郎,握住承太郎的手,仔细研究了一番:“恭喜您,您的身体很健康。看来您每天保持着适量的锻炼,但你经常熬夜工作。我说的对吗?”托尼欧的眼下角又弯了起来,露出一派真诚的笑意。

 

  乔瑟夫嘴巴成圆形:“哇撒——”

  

  仗助/亿泰:“好厉害,没想到只看手掌就能知道一个人的健康状况耶!”

 

  承太郎把手收了回来:“那么,你可以为我献上什么菜单。”

  

  托尼欧鞠了一躬:“只为您而制定的特别菜单,我会调制出符合您口味的完美营养比例套餐,这是为了保持您的健康。”

 

亿泰指着自己:“这边这边,我也要来试试。”亿泰伸出了自己的手,托尼欧列出了一堆的病状,把亿泰吓了一跳,“……真的是全部都说中了。——幸好他没看出我很笨!”

  

  “那么您呢?要不要……把手……”托尼欧突然没说下去了,他想起乔瑟夫说他肉麻的事情。“只是为了制定出符合您健康的菜。”

 

  乔瑟夫摆摆手说:“抱歉啦,你快点上菜啦。——仗助,你真的不吃吗,其实这家餐厅还蛮有意思的。”

  

  仗助看着乔瑟夫时,仗助的眼睛狠狠抽了一下,他迅速撇过了,假装没看见,心里直犯嘀咕:“喂,喂,这家伙又亲密地叫我的名字……难道如露伴所说,这家伙和我有什么关系吗?虽然被特殊对待的感觉并不是不好,只是太莫名其妙了!搞得我都想逃跑了。”

 

  托尼欧突然地拉起了乔瑟夫的手。“你要干嘛?”但托尼欧打量得很仔细,乔瑟夫也好奇地盯着自己的手掌看得很仔细,他看见自己的生命线,除此之外什么也没看见。托尼欧抬起头对乔瑟夫说:“是我唐突了,但我不想怠慢任何一个人顾客。您的身体十分健康。但是,我的菜式不仅仅是让客人健康而已,还有[幸福],这才是关键。

  

  被誉为西餐之母的意大利菜,讲究原汁原味,重视牙齿的感受,以略硬而有弹性为美。而托尼欧的创意在于,他将健康视为重中之重,并与美味,食物造型艺术进行完美的结合,与此同时,他又保留了地道的意大利风味。打造出属于个人风格的菜风,为客人献上了属于自己的特色意大利菜!

  

  承太郎的身前摆放着一盘六分熟的牛排,里面散发着橄榄油的香味,香料浸入牛排,使牛排的更显其本味。承太郎熟练地运用刀叉,口感非常棒,乔瑟夫非常不客气地用一只手执起了叉子,伸到了承太郎的盘子里。他神情那样的自然,好像吃的是自己的食物。

 

(番外。承太郎用刀挡住了乔瑟夫的叉:“自己去要一份。”乔瑟夫用自己的叉子挑开承太郎的餐刀,承太郎用刀和乔瑟夫打了起来。后来承太郎发现乔瑟夫利用他把牛排割成了十块。乔瑟夫顺理而方便地叉到了小块牛排,他正张开嘴:“啊——”承太郎用白金之星的精确和速度把牛排准确地送回了盘子。乔瑟夫提起一只肩膀,用双手的食指指着他:“看你对老人家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!”“哪有老人家会把餐具伸到别人盘子里的,真是够了。”)

 

亿泰那里似乎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,亿泰喝水时把眼泪喝了出来,眼睛干瘪下去又变得饱满明亮。而亿泰的第一道菜是托尼欧特制的沙拉酱,亿泰像马达一样发动着手和嘴,他的皮肤开始出现奇怪的东西,托尼欧解释说那是“汗垢”,并用了一堆术语解释这种现象。[汗垢]像被撕开的纸张一样不断的从他的皮膏上掉,都被亿泰搓成了一个球扔给了仗助。然而,亿泰感到肩上十分轻松,他坐着各种动作,感到不可思议。

 

除了神经过于迟钝的亿泰外,其他人都感到十分的震惊。承太郎的眼睛也缩水脱落重新恢复而眼前景物焕然一新:“虽然疲惫被驱赶了,但这么奇特,还真是够了……不过,我对此表示敬意。”

 

乔瑟夫侧着身子,又撑着脸说:“这种恶心的盛况……一看就是替身使者搞的鬼。虽然你看上确实精神多了……那个意大利人有什么企图吗?”

 

“不过真的很清爽!!”亿泰惊喜地大叫道。

 

仗助已经站了起来,真的被惊吓到了:“真的,还是假的啊?这,究竟是怎么回事!亿泰你真的没事吗?承太郎!你呢?!没问题吧!”

 

托尼欧端着一盘托尼欧独特的意大利面站在乔瑟夫身旁:“啊,先生,这是您的意大利面,您的菜是与众不同的。请尽情享用。”

 

“意大利面?混蛋……”他提着托尼欧的厨师领子站了起来,托尼欧被这突如其来的暴力吓了一跳。但托尼欧只是慌张,没有还手——乔瑟夫放开了他,还故意甩了甩手,说道:“……你的领子有块脏东西哦,我扔掉它(“我一直很干净!而且我的餐厅也一直很干净!”托尼欧呐喊道)。而且你……虽然有替身,但不是坏人。”后一句才是乔瑟夫要说的,也是乔瑟夫恐吓试探的结果。他知道一些人在恐惧的时候会暴露自己潜意识的想法。

 

虽说被亿泰吓到了,但摆放在桌上的意大利面散发的气味紧紧地捏住乔瑟夫的鼻子,刺激着他的唾液腺。乔瑟夫不自觉地拿起了叉子——“奇怪!”乔瑟夫看着自己的手悬在上方,叉子指向意大利面,“哇——我控制不住自己!承太郎,快把这盘面……”承太郎站了起来,他迅速把桌子踢向了别处,但乔瑟夫的手自己追着盘子跑去,叉子卷上了面条,塞进了乔瑟夫的嘴里。

  

  乔瑟夫双手撑在桌面上,弯着腰在喘气。“可恶,我感觉糟透了……可是,真是太好吃了!”乔瑟夫站在桌前,将面条填满自己的嘴里。嘴巴鼓鼓的,一鼓作气地咽了下去。“真是糟糕透了……太糟糕了……!”

  

  承太郎迅速走到乔瑟夫身边,抓住了乔瑟夫的手,承太郎捏住他的脸给扭了过来,承太郎用[白金之星]把手指塞进乔瑟夫的喉咙里。没想到这时候,托尼欧生气了,他推开了承太郎,承太郎往后退了一步,碰到了一把椅子。托尼欧严肃地说:“请不要打扰其他客人用餐,承太郎先生!啊……那个!你、你们也是……”

  

  仗助也让自己的[疯狂钻石]现身:“喂——混账——快告诉我,你对亿泰还有乔瑟夫做了什么。”他已经提起了手腕,准备揍人了。

  

  乔瑟夫突然从仗助的身后冒出,他抓住了仗助的手。仗助回头,发现乔瑟夫想说什么,但被一个195的男子盯着,真是激了仗助一身的鸡皮疙瘩。乔瑟夫先看了看承太郎和托尼欧,又看了看仗助和亿泰,乔瑟夫的视线又放到了仗助的身上。他看了看天空,从他的内心中洋溢着一种快乐,一种充实得恨不能和所有人分享幸福的快乐:“吶!仗助,你不觉今天的阳光很充足吗?你幸福吗?快乐吗?我是乔瑟夫·乔斯达!请多指教哟!”他用的是唱歌调子。

 

  承太郎瞪大眼睛,但保持着必要的观察距离:“天,你搞什么?”

  

  乔瑟夫抱住仗助的脖子:“我好像是来找仗助的!我很想仗助哟,一起来嗨吧!”

  

  仗助因为乔瑟夫的态度,一时[呆掉了]而没有了反应,他任由着乔瑟夫搂着脖子:“你说些什么?承太郎,他在说些什么?”他突然脸红,他推着乔瑟夫的手,乔瑟夫的力气蛮大的,是可以和替身的力量媲美的。

  

  “别害羞了,从我在SPW财团里得到消息的那一天,我就期待很久了,不过因为仗助的缘故,害得我一直憋着。”

 

  亿泰叫道:“仗助!那个乔瑟夫身上绝对被什么幽灵附身了!尽说些莫名其妙的,你快点远离他那里啦!”

  

  仗助沉下脸:“喂哦——确实,一定被什么附体了,是替身吧……?托尼欧……”仗助的另一只手已经捏成了拳头。

  

  托尼欧摇了摇张开的五指,微笑道:“啊,客人,请稍等,为什么不听听他接下来会表达些什么?”

  

  仗助的预感很不好:“我才——不要咧!明明是个一米九多的男人,还要说些少女的肉麻话。乔瑟夫,你快点放开我的手,不然我就要生气揍你了。”仗助再次发现乔瑟夫的力量真的很大。

  

  乔瑟夫伸手柔乱了仗助的发型:“喂啦——你们这些人怎么老是生气啊——虽然我总被人说是[不正经]和[轻浮],但这次我是认真的啦。虽然……”乔瑟夫放开了仗助,他把钱放在了桌上。突然地离开了,他这样的突然,倒令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到诧异。

  

承太郎对仗助和亿泰说:“仗助,这次的事情,我想总有一天会得到解释,但此刻我有些担心乔瑟夫。”言下之意是承太郎也要离开,他的快步使大衣下摆被撩在了身后,他消失在了门口处。

  

  亿泰清了清钱,发现乔瑟夫·乔斯达真是超大款。亿泰指着钱对仗助说道:“噢——他们真的替我们付了钱。而且我们还可以吃上很多!乔瑟夫和承太郎对你真好,仗助!”

  

  仗助一脸的冷汗,他盯着门外,情绪十分地不平静。他跌回椅子,因为想不明白所以把嘴唇微微撅起:“搞什么——今天是愚人节么?真是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。这么折腾,我都感觉自己饿了。”

  

  托尼欧露出圆满的微笑,他那礼仪十分到火候:“那请把您的手伸出来让我看看.。没想到您们也有那样的[东西](指替身),您好像搞错了,我托尼欧不是什么坏人,我只希望客人吃了我的特色菜后能感到幸福,这就是我快乐的源泉。”

 

  承太郎没在乔瑟夫的房间里看见他,他到杜王饭店后的私人海滩上。看见乔瑟夫站立在不断涌来的波浪里,鞋子随着波浪而涌着而快漂走了,海风吹得他的黑发像海草一样摆动。 

  然后,乔瑟夫钻进了海里,随着波浪四处游泳,他看见了承太郎,挥着长长的双臂,头发贴在双颊上,乔瑟夫举起双臂,将头发抹到脑后。他又钻到了水中,半天没有浮上来。承太郎站在岸边:“现在你又在做什么?要是沉下去了我可不会管你哦。”

 

  “咕噜?”在乔瑟夫沉下去的位置冒了几个泡,接着承太郎跌在水中,迅速被拉向浅滩。“哈,承太郎,你也下来吧!”隐者之紫正长在乔瑟夫的右手上。他半天没浮上来就是为了吸引承太郎的注意力,然后把他弄到海水中去捉弄他。

  

  “真是够了,这种恶劣的个性……”承太郎从水中冒出了湿漉漉的头,他的大衣浮在水面上,鼓着几个气泡,“因为心烦意乱的缘故么……”他很清楚乔瑟夫的性格,只要心烦意乱,那种[忍不住捉弄人]的感觉就会涌上乔瑟夫的那颗聪慧的大脑,那种热气在血液中加速,乔瑟夫连控制的想法都没有。

 

  “这可了不得,拥有无敌的白金之心的承太郎仍中招了耶!——哈哈哈——哇唔……”

 

  乔瑟夫又沉入了海底,不过这次可不是乔瑟夫情愿的,他似乎被海草绑住了脚。他在海面上洗了一口气,然后沉到水中,看见白金之星扯着他的脚。“看谁能玩过谁呀。”两人一起把头顶没入海水中。就在两人互相捉弄的时候,乔瑟夫的鞋子已经随着远洋飘走了。

  

  他们拖着沉重的衣服一步一步地走上沙滩,然后倒在沙滩上。他们看着大海的尽头,太阳西落,余晖洒在金色的海面上,海鸥腾飞,消失在远处。“你说得对,我确实感到很烦。”在他和承太郎胡闹的时候——他知道承太郎出于成熟而善良的体贴而故意和他胡闹——他一直在思考,接下来怎么和仗助相处,又如何去解释。“虽然那些话很肉麻,但都是真话。啊——”他的伸出一只手按住了头,“可恶……我对女人告白的时候都没有这么‘浪漫’啊~~”他喋喋不休着。

  

  但承太郎,他并不认为这件事是坏事,应该说它望着好的一面在发展。承太郎站了起来,在沙滩上留下脚印,脚印离开了乔瑟夫一直延续到饭店前,他手指捏着帽檐回头对乔瑟夫说:“我得换件衣服然后去做工作。——至于仗助,我想他会理解的……虽然他(和你一样)很聒噪,其实他是个极其温柔的人。”他离开了。

 

  乔瑟夫看着太阳渐渐消失于大海之下,后面的天空变成柔和的紫罗兰色,夜间的海风有些冷意,但他觉得很舒适。他打了一个哈欠,又伸了一个懒腰,他扭着脑袋,四处寻找他的鞋子,随即从从容容地光脚走回了饭店。

 

杜王町小镇的一天再次落幕。

(不过自那天起,乔瑟夫·乔斯达对意大利人的偏见越来越严重了。“因为也只有意大利人才会做出这么奇怪的食物!!”)。

 

  ——

  杜王大饭店。

  

  餐馆人员:“(敲门声)您好,请问住在这里的是乔瑟夫·乔斯达先生吗?这是您订购的牛排。”

  

  乔瑟夫:“(开门)我?你搞错了。我没有订购牛排。”

  

  餐馆人员:“我敢保证,电话里说道‘把牛排送到杜王饭店的421号的乔瑟夫·乔斯达处。’这是您的,我放在这里。”

 

  乔瑟夫:“别想我会付钱。”

 

  餐馆人员:“(尴尬)已经有人付了,先生。”

 

  乔瑟夫:“?”

  

  葡萄丘高中。

 

  仗助:“啊啊~~零花钱刷刷地往下归零,我最近看中了一款限量版的游戏机耶。再不去买的话,就要被人抢光了。要是学校放假,我还可以去打打临时工。

  

  亿泰:“(指)嘿,仗助,说啥没钱呢,我明明就看见你打电话要了一份超贵的牛排,你打算在学校吃吗?记得要两把刀子和叉子哦!我可没法忍受别人在我面前吃好吃的。”

  

  仗助:“哈!昨天你才吃了意大利餐吧,你的胃是不是装了个黑洞啊。”

  

  

  小剧场:如何为托尼欧的餐厅进行宣传?

 

  乔瑟夫:“跟我一起来,幸福吗?美满吗?请多指教哟!”

 

  托尼欧:“就请吃托尼欧的意大利餐!献给客人快乐和幸福~~”

  

  乔瑟夫:“一起来~~耶耶耶~~”

  

  托尼欧:“幸福快乐很美满~”

 

  承太郎:“(路过)真是够了。”

  

 

小剧场:承太郎的帮助使乔瑟夫更伤心了。

 

  乔瑟夫:“仗助!”

 

  仗助:“我现在上学要迟到了啦!没空理你啦。”

 

  乔瑟夫:“哇唔,承太郎,我被仗助冷落啦。”

 

  承太郎:“你看我干嘛……”

 

  乔瑟夫:“来吧,作为孙子,就给爷爷点安慰吧。”

 

  承太郎:“别自作主张的黏上来。如果你有要紧的事情,我就帮你喊他好了。”

 

  承太郎:“仗助!”

 

  仗助:“(急刹车)啥?怎么了?”

 

  乔瑟夫:“我突然觉得自己更像失恋的人……”

评论(4)
热度(26)

© 疯子的笔录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