疯子的笔录

That's all. Far away, someone sings. Far away.

乔瑟夫在杜王町·第十章

 朋子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醒来,她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,一阵令人激动的阳光照耀在她的胸脯上。一种甜美,一种温暖,她有一个美好的梦境。她把双手从被子里伸出来,看见自己的儿子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睡着了,地面上有他的一些小电子游戏产品(亿泰借的)。朋子伸手敲了一下仗助的头,把仗助给惊醒了:“老妈?你醒了啊。”他揉着眼睛。

  

  朋子左看看右看看,最后她故作神秘:“你猜,我做了一个什么梦?”她又说,“诶?我以为这里会是医院,环境真美。”阳光充足,胜过一切。

  

  “是杜王饭店啦。我们的家已经被烧毁了。”仗助把承太郎的报纸拿了出来,“诺,你看,都上新闻了,反正杜王町里也没什么大事可以报告……”

 

朋子把报纸推开了,她想和他的儿子分享她的喜悦:“我梦见你的爸了,也就是我的老公……乔瑟夫……”“梦?”仗助露出一阵茫然,他仔细得看着老妈的脸,希望从她那清晰的五官的轮廓上找出什么异常的痕迹,“你在说什么?什么‘梦’啊”。

  

  “仗助!你在激动什么?让我好好告诉你啦。”

  

  仗助被他妈给勒令坐了下来。

  

  “我梦见乔瑟夫来找我了,大概是我昏倒后的事情了,因为家里着火了嘛。我本以为这是真的,但是,他太年轻了,比我还年轻……”朋子把双手合在了一起,放在盖着被子的腿上,她的大拇指和大拇指揉搓在一起。仗助看见她母亲变得异常动人美丽,她像一个情感初开的少女,“家里着火了是嘛?我就梦见他一个人,像美国的超级英雄一样把我救出去。在一辆车上,他还吻我,告诉我,‘我爱你’他的背后发出一种令人流泪的光芒……这就够了,我知道他是真心的……”朋子就这样讲完了,然后她把这段梦埋在心里。“这种事情,也只可能在梦中发生啦。”朋子的口红都被擦掉了,她拍了拍儿子的头,“呼……真是个乖儿子,居然找到了一套新房子。”

 

  “都说了是在杜王饭店里啦。”仗助重复了一遍。然后他对他的母亲说,“你再睡一下,我出去买饭菜,你一定饿了。”他本想跑到楼下的324号房,但他在门口看见靠着门旁的墙壁上的,抱着肩膀的乔瑟夫,他显出一副沉默的表情。

 

 “其实这样也不错,”乔瑟夫揉了揉头发,“天气还不错。”他又把视线看向仗助,“仗助,我搬下去和承太郎住在一起,你们暂时住在这里。这算是我作为老爸的……”

  

  “好啦……我知道了。反正老妈也喜欢这里。”仗助把门带上,“乔瑟夫……以后我也只能称呼你的名字,我没疏远地称呼你‘乔斯达先生’你就该知足了,别要求太多。”

  

  乔瑟夫鼓起脸:“……种事情,只好随你便了呢(虽然我很期待你叫我老爸)。”仗助和乔瑟夫走到楼底下,因为明媚的阳光,整个饭店都显得明亮,路过的人也显得非常愉快。服务员已经把午餐送到了421号房,朋子有力气自己吃饭。乔瑟夫就暂时待在324号房间里,仗助帮助他偷偷搬行李:一堆漫画,五花八门的衣服(仗助发现他喜欢百分百纯棉),一些照片(仗助看了一会儿,看见幼年的承太郎和一个乐呵呵的女人。还有压在最底下的时间久远的照片,乔瑟夫正和年龄差不多的青年的合照,这两个人在怄气,照片拍得挺艰难的。),他也把伊二抱到了楼底下。

 

  乔瑟夫站在他的行李前,他抓过了仗助的手臂,袖子是挽在伤口之上的。乔瑟夫把手覆盖在上面,仗助本想问他在干什么,但他感到了一种温和力量:这股力量像水一样缓和着疼痛之热,柔和又舒服,他又从这种力量里感到一种自然生命的勃发。他听承太郎说过说过,这就是波纹。乔瑟夫拍了拍他的手臂:“长得蛮结实的嘛。”

 

  仗助确实不讨厌乔瑟夫这个人,尽管他很胡闹,也喜欢不正经地开玩笑,说话调子轻飘飘的给人的感觉很不可靠。他使人想起另一个极端人,空条承太郎,他正好是一种沉默寡言又深思谨慎的个性。“我不能接受他的外表和他那种性格。”仗助想,而承太郎给过他一个回答:“那是种令人无奈而且破烦的性格,但和他相处的人总会接受的。”仗助在门外换了鞋子,他要回到楼上去照顾老妈。其实他还是被这个人感动过,他救过伊二,也救了他的老妈。

  

  当他看见乔瑟夫在一个拐角处躲起来的时候——刚恢复些的朋子在走廊里,她的嘴唇再次红了起来,眼睛看着前方。但他感到难受:“他豁出性命地救了老妈,我真的很感动。……这种场面让我感觉不太愉快。”仗助和朋子走了过去,朋子视线的死角使她错开了乔瑟夫,仗助回头看了一眼正向他招手的乔瑟夫。“烦死了啦,我也不太懂家庭什么的……让我思考这种东西,还不如让我去完成功课!真是Great!”朋子奇怪地看了一眼把嘴撇起来的仗助。

  

  晚上,仗助就跑到了承太郎的房间里。乔瑟夫正躺在沙发上,双腿随意挂在沙发背上,他的身边是正摇尾巴的伊二,伊二是条无人认领的狗,于是在它的脖子上多了一个牌子。乔瑟夫把漫画盖在他的脸上,仗助伸手把漫画拿了起来:“我来看你了。”他的关心带着明显的遮遮掩掩的痕迹,他看着乔瑟夫那张脸。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满是亲子的证明,一个动作一个神情也能间接证明,他是父亲,而他是儿子。他从对方的眼睛里看见自己。乔瑟夫突然张开了手臂,他的手臂长度总和他那异乎寻常的身高成正比。仗助是被隐者给拉下去的,沙发呻吟一声,他们摔倒了地板上。

 

  (快点感受一下父爱啦。)

  

  

  

  番外:与爱有关

 

  房门被礼貌地敲响,门外是意大利餐厅的托尼欧先生。他气色很好,嘴角上有一种圆满的弧度,他意外地带着他的菜式。乔瑟夫总以为托尼欧的菜式只能在他的餐厅里享受。

 

  “这当然是破例。”托尼欧先生说,他就站在门口,似乎不打算进来了,“毕竟,在适合的地点适合的时间享受一道温度正好的佳肴是非常重要的。”

 

  “那你找到灵感啦,Nice, Very nice~”

  

  “恩,托你们的福,我听说过你的故事,让我非常感动。”托尼欧把装着菜式的盒子交给了乔瑟夫,“我也是个有女朋友的人,我们彼此相爱。”

  

  “所以这是爱的套餐咯?”乔瑟夫把手撑在内侧的门上,他打笑道。

 

  “恩……名字有点俗,不过的确如此。乔斯达先生,最近和爱有关的故事很多呢。”托尼欧点了点头,他把一只手放在胸口前,他的手和指甲都非常干净,“佳肴配着贝多芬的《pour else》,味道一定会更别致。”

  

  乔瑟夫感到菜肴的分量,指的不只是四人分量上的重量,而且是一种感情。托尼欧来杜王町的时间不久,但他已经是杜王町的一份子了。他拥有乔瑟夫、东方仗助、亿泰等老顾客,还有一个偶尔来往的古怪漫画家朋友。大家彼此都有一份感情。

  

  托尼欧走后,他把头转向里面正在看报纸的承太郎,他把菜式放在桌上:“四人份。”乔瑟夫不需要把话说完,承太郎把报纸放下了,“朋子和仗助?我到楼上去一趟好了……”他看了看窗,窗外的天空湛蓝,阳光明媚。

  

  康一在托尼欧的餐厅里,托尼欧有意打开了音乐,正是贝多芬的《献给爱丽丝》,除此之外,还有《梦中的婚礼》《卡农》等钢琴曲,音量不大,喁喁细语放佛吟自天使嘴唇。这些声音一直拨到康一的心里,他在等他的情人,也就是山岸由花子。那天康一错过和由花子的约会,搞得由花子的头发疯长了三丈三尺高。

  

  “你在这里等一个人,肯定和爱有关。”托尼欧站在厨房门口。康一腼腆地应了一声:“恩,我在等由花子。我们听说托尼欧先生做出了新的菜式,就约好来了……”

  

  乔瑟夫把菜碟摆在桌上,叉子和刀子摆在餐盘左右,他把花束放在桌心。乔瑟夫戴着围裙,对自己的布置感到很满意。承太郎仍然看着报纸,一点儿也不关心今天要吃什么,当乔瑟夫要喊他吃饭的时候(有些遗憾,没办法和仗助和朋子共进午餐),他才一边看报纸,一边伸手摸索着执起了叉子,像一个盲人摸索着路一样。

  

  承太郎的眼睛紧紧盯着报纸上的新闻:“你知道美容院[灰姑娘]吗?,我调查过她,她是个替身使者,她帮助不少男女成为情侣。但是她最近被谋杀了……我敢肯定,这和吉良吉影有关,他……恩!”乔瑟夫把报纸从承太郎的手中抽走了,同时把勺子塞进他的嘴里,乔瑟夫也非常遗憾地说:“确实不能原谅,但我们等等再谈好了。”

 

承太郎的帽子也被乔瑟夫取掉了,因为这顶帽子代表的是外出和工作,代表着严肃和认真。承太郎无奈地把视线注意在身前的美食上,色香味俱全,这确实是出自托尼欧之手的作品。他有时候想,乔瑟夫不能总把他当成个孩子,他在学生时代时,已经认为自己是独立的了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爷爷越把他当成孩子……

 

  乔瑟夫年轻的时候是个相当乱来和胡闹的战士,当他拥有妻子的时候,却变成了一个以家庭为重的家庭主夫。他渐通人情世故,他建立了乔斯达不动产公司,他学会了做饭,也学会了照顾孩子。他是个家庭男人,家庭是他的感情生活。他在意关心他的每一个亲人:承太郎,仗助……

 

这肯定和爱有关。

 

  承太郎想,他只好把大衣也脱了下来,穿着便装,并去厨房里洗了一个手。

 

  乔瑟夫的感情生活比他想象的还丰富。他洗完碗后回到卧室里,他在柜子里看见一叠照片,那里有一张他和挚友的合照。那时候他们血气方刚,彼此稍有不和就吹鼻子瞪眼,他们会折腾到大打出手,偶尔会冷战,最后总是好如初……感情时常冲动的乔瑟夫爱过不少人,丝吉Q,东方朋子……但他的子孙未曾想到,乔瑟夫的真正意义上的吻是给了这个名叫西撒的男人,炽烈的感情也给了他,六十年冬去春来而从未被埋葬。

  

  为什么这张被压在底部的照片会被翻上来。乔瑟夫倒是没多想,反正这,

  

肯定和爱有关。



笔记:在角色衍生漫《非法捕鱼岸》中托尼欧有女朋友,她坐在轮椅上,漫画中托尼欧以朋友的身份拜托露伴和他一起冒险捕鱼。Gucci袋子来自《岸边露伴往GUCCI》,不过我不清楚那时候的露伴是多少岁,所以我就任意设定啦。岸边露伴到意大利的威利斯参观忏悔室(漫画《忏悔室》)的时间是在他住院的一个月期间(看来好得很快嘛)。我琢磨着大多人都看过这些短漫,不过我啰嗦一点也不会有什么损失。

评论(3)
热度(25)

© 疯子的笔录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