疯子的笔录

That's all. Far away, someone sings. Far away.

  我对绘画抱着很随意的态度,所以并没有“在画画”或者“要画好”的自觉。直到画完,我才奇怪地发觉:我画了一张,画(如果可以这么称呼)。更别提认真地处理线稿和耐心涂色…。

  和白狼酱私下交换明信片,我才在网上搜索那些质量不齐的教程,像画手一样,以认真的态度从零开始学习上色。学画的这个过程比较缓慢,虽然我很缺乏耐性,但我对学习和成长倒是很有自信和耐心。所以,慢慢来。

  感谢白狼酱,这是送她的乔瑟夫♀<我真的在努力地画了嘤…

评论(10)
热度(13)
  1. 格尔芬多疯子的笔录 转载了此图片
    喜欢认真的二同君★

© 疯子的笔录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