疯子的笔录

That's all. Far away, someone sings. Far away.

锁和铁冷冷响着

  她醒在半夜,身子在被子下依偎在墙的角落,双腿在暴露的冷空气里蜷着。 身周的空气很单薄,也很空虚。 睡眠的粘稠使她睁不开眼,她皱着眉头换个较为舒服的姿势。
  她柔软的胸脯上有两枚可爱的乳房,薄薄的睡衣覆着两粒小巧的果实,随着呼吸微微泛着柔软的波浪。手指靠在小乳一侧,她朦胧感觉到指尖的温度,渐渐意识到她喜欢这双可以被亲吻的小乳,美丽而缺乏防备,敏感又多情。
  她的乳房玲珑得正好能放进一个男子的掌心, 这双手可以赋予她们以梦幻的形状,赋予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意义。她很喜欢这一点——将她们放入一双大手,而且有着沁入肌肤的温暖。她希望,并且应该有一个深爱她的男子用长长的胳膊环住她的腰,把她搂紧在洞口般永不餍足的怀抱——那双手就像她的被子、她的睡衣,悄悄却充满柔情。
  她需要爱,渴望在爱人眼中渡过每一个宁静的夜晚,并在早晨看见自己的脑袋靠在一只手臂上,一张嘴唇在耳畔边深情地呼唤——

  乔乔

  随着梦呓,一张在童年便显得遥远的脸庞隐隐浮现。
  她厌恶地睁开眼睛,猛地推开被子,却惊讶地发现被子太薄也太短,远不能盖住她那羞怯而缺乏呵护的胴体。她愤怒地倒下,手攥紧了干瘪的枕头,一滴泪刚到眼角又被她生硬地憋回去。

  黑屋子里,锁和铁冷冷响着并应和着背叛的私语。她的双脚冰冷。

评论(17)
热度(41)

© 疯子的笔录 | Powered by LOFTER